风情美景

 石台名人

 地方文献

读者证号:
密    码:

 

 
 
题名:
责任者:
主题词:
出版者:

 

 
 

您现在的位置:石台县图书馆--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--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

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


七井见闻实录

 

阅读次数:12136

石台县人民政府      发布时间:2011-08-10 17:12:35    来源:县委宣传部    作者:舒建安 汪皖平 陈莹莹 程淑红
 
 
 

那片悬在云中的净土——七井见闻实录之二

 

画溪怀古

在七井山,有一个集万棵枣皮、千亩竹林、百株古树、一眼泉井于一体名叫画坑的小山村。几十幢古色古香的简陋瓦房依山而筑,错落有致。远远望去,隐隐约约的白色墙体在万绿丛中若隐若现,宛如几颗闪亮的珍珠在一面巨大翡翠上轻轻晃动。若不是村里偶尔传出几声鸡鸣,记者还以为这是悬挂在千山万壑间的一轴巨幅青绿山水画呢。

“这么美的风景,怪不得有‘画坑’这么美丽的名字。”记者感叹。当地向导犁辕先生说,其实,原来的村名更美,在村头那条小溪没有干涸之前,这里一直叫做“画溪”,至于为何改为“画坑”,当地流传着一个异常凄美的故事。为了“刨根问底”,记者跟随着犁辕先生朝他的家走去。踩着一绺宽窄不一的石板台阶拾级而上,穿过一片足足有上百棵龙柏、皂角、枫香、青檀、楮栗、银杏、桂花、枣皮等十多种珍稀树种聚在一起的林子,犁辕先生指着“画轴”中的一处小四合院说:“到了。”进得院子,犁辕先生就进屋抱出一大堆散发出霉味的文字资料,有整部头的线装书,有泛着黄色斑点的家谱,还有记录着密密麻麻文字的散碎纸片。翻开这些漫漶不清、积满历史霉味的文字,记者依稀理出了村名变迁的脉络。

唐大顺元年(公元891年),画溪村里住着一位名字叫桃花的年轻村妇,在其丈夫被征兵役战死沙场后,成为寡妇的她为表贞洁,在村东头丈夫的坟地不远处的一条溪流旁筑庐而居,决意为夫守灵三载。在忧伤和枯燥相伴的日子里,为了生计,勤劳的寡妇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,将溪流周围平坦的土地开垦出来,利用得天独厚的溪水,第一次在这海拔800多米高的七井山上种起了水稻。或许是这块土地格外肥沃的原因,也或许是沾了溪水的灵气缘故,水稻长势旺盛。待到秋天,黄橙橙的稻穗铺满了稻田。寡妇感叹于上苍对她的眷顾,更感激这个美丽的村庄带给她的福佑,收割之后,她将所有稻谷全部散发给左邻右舍,自己却仍然苎布麻衣,以树根和野菜清苦度日。从此,画溪有一块旱涝保收的上好稻田的消息不胫而走,很快传遍七井山的角角落落。

消息传到当地乡绅耳里,贪婪的乡绅千方百计想把这块田地弄到手,他找到寡妇,以私自开垦土地为由,强迫寡妇每年上缴三石稻谷的税收。第一年,寡妇当掉了自己的首饰如数缴纳了税收。第二年,税收涨到六石稻谷,寡妇又变卖了家里的房产抵缴税收。第三年,税收涨到了九石稻谷,看着乡绅变本加厉地盘剥,寡妇再也无能为力,一气之下,寻到溪水的源头,用一坨黄泥将灌溉稻田的泉眼死死堵住。说来也怪,一直汩汩冒着清水的泉眼瞬时干涸,那条蜿蜒在村子中间的小溪里,再也看不到一滴水。从此以后,“画溪”改名为“画坑”。

虽说寡妇堵了泉眼,使乡绅的算盘化为泡影,但同时也让村子里居民的饮水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难。面对裸露着鹅卵石的河床,村民们只得到距离十多里远的山下取水。看着老人小孩无论是炎炎烈日还是天寒地冻,都得肩挑背驮为取水而奔忙,寡妇心中刀绞似的疼痛,深深为自己的轻率和冲动而自责,终日以泪洗面,形容憔悴,郁郁寡欢。她深居简出,闭门思过,不久就病死家中。

就在寡妇下葬七天后的一个晚上,所有的村民们同时做了一个同样的梦。梦里寡妇告诉他们,在她的坟墓的下面有一口井,只要掘开墓穴,泉水就会溢满井口。村民将信将疑,试着按寡妇梦中指点移开棺木,果然一口清亮的水井展露在眼前。村民们大喜过望,纷纷奔走相告。为感激寡妇的恩德,大家都亲切地管这口井叫“桃花井”。至今,这口井依旧清水盈盈,终年不涸,成为画坑人饮用水的主要水源。

两年后(唐大顺三年,公元893年),一直贫困潦倒的晚唐著名诗人47岁的杜荀鹤高中第八名进士,回贡溪老家省亲,在游览画坑期间听说了这个催人泪下的故事后,诗人悲愤满腔,感慨万千,愤笔写下了象匕首一样揭露封建统治者罪恶本质的《山中寡妇》一诗:

夫因兵死守蓬茅,麻苎衣衫鬓发焦。

桑柘废来犹纳税,田园荒后尚徵苗。

时挑野菜和根煮,旋斫生柴带叶烧。

任是深山更深处,也应无计避征徭。

那天中午,记者小憩画坑。虽然正是酷暑难耐的时光,但强烈阳光经过密密匝匝树林的过滤,显得慵慵懒懒,山风微微醉醉,让这个画一样的村庄异常凉爽,记者不得不将一条毛毯搭在胸口。

古道寻幽

石台古道很多,旧时穿越县境的主干道就有徽池通衢(徽州—池州)、徽省通衢(安庆—歙县)、黟青古道(黟县—青阳)、珂安古道(珂田—安庆)等11条。但随着现代交通的发达,使朴素、实在的古道日益显得生疏和隔阂起来,除了仙寓山那条7.5公里的徽省通衢被完整的保存下来,成为石台著名的旅游景点外,多数已被深深遗落在大山深处了。当地向导犁辕先生说,七井山也有着这样一条古道,由于地处与贵池石门高交界处,路途遥远,位置偏僻,至今还鲜为人知罢了。

离开画坑,汽车在盘山公路上疾驰,足足一个小时后,才在一处三岔路口停了下来。站在高处望去,一个不大的村庄深深陷在低洼的山坳里。犁辕先生说,这个地方叫水漕,经过那个庄子然后再接着往下走,就可以看见长达10余公里的古道。此时正是正午时分,地上就象下了火似的,曛得人脚背发烫。犁辕先生对两名随行的女记者露出了担心的神情。“要不你们还是不要去了吧,这一趟走下来,至少要4个小时,这么热的天,中暑了可就麻烦了。”“没关系,防暑的药我们早就准备好了。”

穿过小村的时候,一户农家一张雕龙画凤的古典花床引起了记者的特别好奇。这张床长2米有余,宽约2.5米。床头、床帏、床壁、床档上均镂刻着飞禽走兽、花鸟虫鱼的图案,惟妙惟肖,栩栩如生,那种雕工让人一看就会觉得惊叹。没想到在这个山旮旯里竟然还有此等“宝物”,这让记者不由地想起在这一带乡间颇为流行的《富贵曲》中的“画藻雕山金碧彩,鸳鸯叠翠眠晴霭。编珠影里醉春庭,团红片下攒歌黛”的句子来。据床主人透露,这张雕花床在文物贩子的眼里,价格已经被炒到10万元以上。

出得村子,沿山坡缓缓而下数百米,那条隐匿于崇山峻岭中的古道犹如盘旋在壑谷间的卧龙,渐渐露出细小的“尾巴”。顺着“尾巴”逶迤前行,古道开始越来越宽,越来越陡。翻过一座山头,向下看,深渊万丈,峭壁摩天。古道从山尖一直延伸到谷底,象一条挂在悬崖上绳索,在山风的吹拂下晃来晃去。犁辕先生告诉记者,这条宽约1.5米左右的古道始建于唐代,距今已有1000多年的历史,上通徽州,下通池州,是当年七井人走出大山的主要通道。它的特别之处在于整条道路全部都是就地取材,虽然用料粗糙,但能工巧匠们却因材施用,合理布局,把这些毫无规则的石头拼接得严丝合缝,巧妙天成。看着被脚步打磨得锃亮而滑腻的一块块石板,记者耳边仿佛响起了杂沓而繁沉的辚辚车轮和沸沸人声。

“其实,这条古道最大的看点应该是沿途多处寺庙的遗迹,最出名的要数西华禅寺。”犁辕先生看记者饶有兴趣,一边走,一边如数家珍。记者走到古道的另一头,果然见一处数亩见方的盆地里散落着雕刻有精美纹饰的残砖碎瓦。“这座禅寺有七井东南第一寺之称,始建于清代顺治年间。鼎盛时期,有佛寺十余座,僧伽百余人,供奉佛像数十余尊,香火很盛。可惜原庙宇在上世纪60年代“破四旧”运动中,被造反派一夜之间毁于一旦。在历史上七井山佛教文化兴盛,堪称佛教之山。相传唐开元年间,新罗国高僧金乔觉(即地藏王)航海入唐,先卓锡七井,而后再到九华,所以佛教界一直有着‘七井为九华之祖’的说法。明清时代,七井山有多达50多座庵堂寺庙,僧尼有300多人。古人曾有对联将七井与九华并赞:‘七井佛国传千古,九子东南第一山’。”梨辕先生说。

就着山势,一路下行,一边是高耸的山势,一边是幽深的峡谷,记者体力明显不支,两腿开始打颤。正当前面领路的梨辕先生善解人意放慢脚步的时候,一个的凉亭出现在眼前,走进一看,木质的横梁依旧完好,但从斑驳倒塌爬满青藤的墙壁上可以看出历史久远。亭子的一旁立着一块石碑,碑文如下:“山径也,而以虎豹名,意险极矣,七井虽名不见经传,然昔为水漕野径,今为徽池通衢,群山拱抱,泉壑萦回,蜿蜒约四十里,连峰叠嶂,崇岗漫阜,或岭险耸峙,高不可攀,或断涧悬绝,深不可测。好义诸君,抱移山填海之志,历尽艰辛,百折不挠,募集巨金,自备赀斧,度越巉岩,不辞劳瘁,培洼缺,补崖聩,伐乱石,崎岖危径,飚成坦途……”从碑文的字里行间,记者不但领略到古道的雄、奇、险、峻,同时也感叹当地民风的淳朴与厚实,仿佛看到古道两旁挤满了劈山开路、逢水架桥的朴实山民……

傍晚时分,记者终于站在古道尽头,回首这条沧桑的古道,虽然荆棘满地,杂草丛生,但有幸的是,它安然生存下来了。

古道还有诸多章节可翻?古道还有诸多故事可阅?

驻足这样的古道,怎不令人扼腕不止,潸然泪下。

 

 

 ↑画坑远眺

 

↑画坑村头的古树林

 

↑西华寺下的古井

 

↑雕花的古床

 

↑岩壁上的古道

 

↑古道旁的村庄

 

  

 

 

 

 

Copyright © 2010-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.
  
备案序号:
您是本站第位读者